法研丨简述《建筑法》规定的七种连带责任
来源: | 作者:pmodd12a9 | 发布时间: 2019-05-11 | 235 次浏览 | 分享到: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筑法》的立法目的是为了加强对建筑活动的监督管理,维护建筑市场秩序,保证建筑工程的质量和安全,促进建筑业健康发展,连带责任是一种严格的、加重的民事责任形式,在建筑法中明确连带责任规定,有助于加重建筑活动中相关方的民事责任,在制度上强化建设单位、承包方、分包方以及监理单位等的连带民事责任,保证建筑工程的质量和安全,同时利于遏制建筑市场中因挂靠和转包等情形而导致的相互推诿责任的混乱状况。
  
  一、联合共同承包各方的连带责任
  
  施工总承包一般包括土建、安装等工程,原则上工程施工部分只有一个总承包单位,但《建筑法》第二十七条规定 大型建筑工程或者结构复杂的建筑工程,可以由两个以上的承包单位联合共同承包,相应的共同承包的各方对承包合同承担连带责任。
  
  参考案例:(2018)川01民终12376号
  
  法院观点:关于中房集团、山河建设、成蜀电力在案涉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法律关系中的法律地位应如何确定的问题。根据《承包合同》以及合同附件8《联合体协议书》、《成都市XX保障性住房项目联合体施工补充协议》、《联合体施工补充协议》载明的内容,山河建设与成蜀电力组成联合体,以联合体的名义共同参与案涉政府保障性住房项目工程的投标,并在中标后共同与中房建设签署《承包合同》,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标投标法》第三十一条第一款和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筑法》第二十七条的规定,两个以上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可以组成一个联合体,以一个投标人的身份共同投标,联合体中标的,联合体各方应当共同与招标人签订合同,就中标项目向招标人承担连带责任;大型建筑工程或者结构复杂的建筑工程,可以由两个以上的承包单位联合共同承包。共同承包的各方对承包合同的履行承担连带责任。
  
  二、总承包和分包单位就分包工程对建设单位的连带责任
  
  建筑工程总承包单位可以将承包工程中的部分工程发包给具有相应资质条件的分包单位,但是,除总承包合同中约定的分包外,必须经建设单位认可。施工总承包的,建筑工程主体结构的施工必须由总承包单位自行完成。《建筑法》第二十九条规定,建筑工程总承包单位按照总承包合同的约定对建设单位负责;分包单位按照分包合同的约定对总承包单位负责。总承包单位和分包单位就分包工程对建设单位承担连带责任。
  
  参考案例:(2007)浙民一终字第182号
  
  法院观点:鉴定报告明确,造成桩基质量不合格的根本原因是桩基施工单位的技术能力及质量控制方面出现问题,其施工行为与桩基质量问题之间存在着明显的因果关系,大成公司作为施工单位,理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绍兴开发公司通过招投标将桩基工程交由大成公司施工后,又将该工程纳入与宝业公司订立的总承包合同中,并直接指定分包人为大成公司,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二条第一款第(三)项之规定,绍兴开发公司应承担相应的过错责任,原审判决其承担25%的责任尚属合理。宝业公司作为总承包人,对绍兴开发公司直接指定分包人的行为并未提出异议,且在履行合同义务时,已认可了大成公司的实际施工行为,故可以认定宝业公司与大成公司建立了事实上的桩基分包合同关系,宝业公司对桩基工程的质量问题也应承担相应责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筑法》第二十九条第二款的规定,宝业公司和大成公司就桩基工程质量问题应对绍兴开发公司承担连带责任,原判认定宝业公司和大成公司共同承担50%的赔偿责任也属合理。
  
  三、总承包对分包单位就工程质量的连带责任
  
  分包是指从事工程总承包的单位将所承包的建设工程的一部分依法发包给具有相应资质的承包单位的行为,该总承包人并不退出承包关系,同时分包单位接受总承包单位的质量管理,《建筑法》第五十五条规定,总承包单位将建筑工程分包给其他单位的,应当对分包工程的质量与分包单位承担连带责任。
  
  参考案例:(2017)辽11民终513号
  
  法院观点: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筑法》第五十五条规定:“建筑工程实行总承包的,工程质量由工程总承包单位负责,总承包单位将建筑工程分包给其他单位的,应当对分包工程的质量与分包单位承担连带责任。分包单位应当接受总承包单位的质量管理”。本案中,辽宁新海违反双方合同约定,将其承包的工程违法分包给没有施工资质的施工人沈阳燊红日、赵万坡、谢可义,导致出现工程质量问题,故涉案分包人沈阳燊红日、赵万坡、谢可义应当对分包工程质量与总承包人辽宁新海承担连带责任。
  
  参考案例:(2016)甘04民终390号
  
  法院观点:关于平凉设计公司是否为责任主体的连带责任人的问题。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筑法》第五十五条"建筑工程实行总承包的,工程质量由工程总承包单位负责,总承包单位将建筑工程分包给其他单位的,应当对分包工程的质量与分包单位承担连带责任。分包单位应当接受总承包单位的质量管理。"、第五十六条、"建筑工程的勘察、设计单位必须对其勘察、设计的质量负责"、《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六十九条规定"建设工程合同是承包人进行工程建设,发包人支付价款的合同。建设工程合同包括工程勘察、设计、施工合同。"的规定,平凉居泰公司作为工程总承包方与平凉设计公司签订了《工程(勘测)设计合同》,平凉设计公司向平凉居泰公司出具了《岩土工程勘察报告》及设计文件等,平凉设计公司作为会宁县景园小区建设工程的勘察、设计方的承继单位,应当对其承包工程的质量与被告承担连带责任。但庭审时桃花山管理所未提交平凉设计公司提供的勘察、设计等存在质量问题的有效证据,故桃花山管理所要求平凉设计公司承担连带责任的诉讼请求,无证据证实,不予支持。
  
  四、工程监理单位与承包单位对建设单位的连带责任
  
  建设工程监理单位受建设单位委托,根据法律法规、工程建设标准、勘察设计文件及合同,在施工阶段对建设工程质量、造价、进度进行控制,对合同、信息进行管理,对工程建设相关方的关系进行协调,并履行建设工程安全生产管理法定职责的服务活动。若工程监理单位与承包单位串通,为承包单位谋取非法利益,给建设单位造成损失的,根据建筑法第三十五条的规定,应当与承包单位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参考案例:(2008)昆民一初字第16号
  
  法院观点:关于监理公司是否承担责任,本院认为,监理公司承担连带责任的合同依据和法律依据分别是:涉案《建设工程委托监理合同》第二部分标准条件第二十四条的约定,“当委托人发现监理人员不按监理合同履行监理职责,或与承包人串通给委托人或工程造成损失的,委托人有权要求监理人更换监理人员,直至终止合同并要求监理人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或连带赔偿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筑法》第三十五条第二款的规定,“工程监理单位与承包单位串通,为承包单位谋取非法利益,给建设单位造成损失的,应当与承包单位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也即监理公司承担连带责任的法律依据必须是与施工单位串通或者不按监理合同履行监理职责,根据查明的事实和现有证据,并无证据证实监理公司在监理过程中存在与施工方恶意串通的行为,也不具备不按监理合同履行监理职责的情形,所有的涉案工程竣工验收除监理单位签章外还有勘察、设计以及原告方的签章确认,不能仅仅因为质量问题得出监理方不按合同履行监理职责的结论,故原告云波四社主张监理公司承担连带责任并无法律依据。
  
  五、建筑施工企业与挂靠人的连带责任
  
  "挂靠",即所谓"企业挂靠经营",就建筑业而言,是指一个施工企业允许他人在一定期间内使用自己企业名义对外承接工程的行为。根据建筑法第六十六条规定建筑施工企业转让、出借资质证书或者以其他方式允许他人以本企业的名义承揽工程的,对因该项承揽工程不符合规定的质量标准造成的损失,建筑施工企业与使用本企业名义的单位或者个人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参考案例:(2017)浙民申3749号
  
  法院观点:本案二审法院认定即使宇杰公司未授权周桂芳签订案涉合同,但已构成表见代理,判令宇杰公司对周桂芳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确无法律依据。本案已查明周桂芳系案涉工程项目的承包人,挂靠于宇杰公司,且周桂芳以宇杰公司名义承包仙居抽水蓄能电站中控楼等项目。虽然在此期间,存在周桂芳又挂靠其他公司承建仙居抽水蓄能电站的其他项目工程的可能,但就得拓力公司而言,其依据租赁合同将租赁物交于仙居抽水蓄能电站工地,2016年3月29日其工作人员又与周桂芳进行结算,签订《塔吊租赁结算单》,应认定得拓力公司已尽注意义务。对于挂靠人与被挂靠人之间的民事责任应如何承担的问题,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筑法》第六十六条“对因该项承揽工程不符合规定的质量标准造成的损失,建筑施工企业与使用本企业名义的单位或者个人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规定,二审法院判令周桂芳支付租赁费、违约金,宇杰公司对周桂芳的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实体处理并无不当。
  
  参考案例:(2014)豫法民提字第237号
  
  法院观点:《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筑法》第六十六条规定内容是:建筑施工企业转让、出借资质证书或者以其他方式允许他人以本企业的名义承揽工程的,责令改正,没收违法所得,并处罚款,可以责令停业整顿,降低资质等级;情节严重的,吊销资质证书。对因该项承揽工程不符合规定的质量标准造成的损失,建筑施工企业与使用本企业名义的单位或者个人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从该法律规定看,建筑施工企业与使用本企业名义的单位或者个人对因该项承揽工程不符合规定的质量标准造成的损失承担的是连带赔偿责任,就本案来讲,实际施工人程全林诉的是拖欠的工程款,并非是因该工程不符合规定的质量标准造成的损失,故原审适用该条法律规定认定弘韵公司和路平承担连带责任不当,应予纠正。根据本案查明事实,程全林和路平签订的内部承包协议虽是以贞元公司第三工程部的名义,但合同的实际交易人是路平。路平在违规借用资质承揽工程后又将工程违法转包给程全林,而程全林亦在明知路平是借用资质的情况下仍与其签订内部承包协议,程全林主观上存在过错。路平自认将安然公司支付的工程款领走,其在领取工程款后未向程全林全部支付是产生本案纠纷的主要原因。另外,路平向弘韵公司出具保证书,保证对外签订合同时加盖公司印章或者合同章,并经公司同意,否则,其个人承担责任。综上,路平对本案债务应负直接偿还责任。弘韵公司在明知挂靠行为违反法律规定的情况下却出借建筑资质,同意路平挂靠在公司名下对外承揽工程,主观上亦存在过错。故弘韵公司在路平不能支付工程款范围内承担补充赔偿责任,原审判决弘韵公司和路平共同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不妥。
  
  六、承包单位与接受分包、转包单位就转包或违法分包工程的连带责任
  
  承包单位将承包的工程转包的,或者违反法律规定进行分包的,对因转包工程或者违法分包的工程不符合规定的质量标准造成的损失,与接受转包或者分包的单位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参考案例:(2018)最高法民申2854号
  
  法院观点:关于诉讼主体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筑法》第六十七条规定“承包单位将承包的工程转包的,或者违反本法规定进行分包的,责令改正,没收违法所得,并处罚款,可以责令停业整顿,降低资质等级;情节严重的,吊销资质证书。承包单位有前款规定的违法行为的,对因转包工程或者违法分包的工程不符合规定的质量标准造成的损失,与接受转包或者分包的单位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本案中,包头建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与江西空分设备有限公司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后,将其所承包的工程“委托”没有施工资质的包头六建施工,实质上是逃避监管,违法转包。对因工程质量问题造成的损失,实际施工人包头六建应与违法转包的包头建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七、工程监理单位与建设单位或者建筑施工企业之间连带责任
  
  工程监理单位与建设单位或者建筑施工企业串通,弄虚作假、降低工程质量,造成损失的,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本文作者:赵国庆律师
下一篇: